月静不是月经

扫地僧真是楚留香里最牛逼最佛性的人

死亡不消耗耐久度!!(下回有罪恶值就在他边上晃…)

泣相逢(非首发

京城人皆说柳漓馆的青娘有灵性。
柳漓馆是京城郊外的一个青楼。听80岁的李老头说,他爷爷的爷爷刚记事时就有柳漓馆了。
没人知道柳漓馆究竟是何时出现,更无人知道青娘到底是什么人。她从不接客,只唱曲,也不甚喜欢男人的调笑,却让那些男人们神魂颠倒,自愿往柳漓馆里投钱。
青娘长得并不多美,但她的眸子总是泛着点点的光,让人陷到里面。有人说青娘是得天独厚,生了这一双美丽的眼睛;也有人说青娘是会什么魅术,迷住了大伙罢了。
作为青娘的贴身小厮,我对她的了解自然要多一点。
我是三年前被青娘从路边见到的一个小乞丐。柳漓馆如今的主人就是青娘。青娘的祖辈一手创建了柳漓馆,如今传到了青娘手里,生意是蒸蒸日上。青娘那般好的人,决不可能是什么魅惑人的妖怪。

今日柳漓馆来了位贵客。
来的那位叫段公子,据说是某个皇子的好友,仪表堂堂,温润如玉,一来这里就吸引了柳漓馆姐姐们的视线,他却指名要见青娘。
一个姐姐娇笑着挑起他的下巴:“公子,青娘今日有事不在,让奴家陪你可好?”
段公子向后一步,笑了笑:“在下打搅了,等明日我再来吧。”说罢便转身离开。
我隐隐感觉到不对。这方圆几十里谁不知道青娘只唱曲不接客,他却点名要找青娘。可姐姐们都忙活自己的去了,我也不好说什么。
第二日清晨,段公子果然来了。
青娘正在院子里浇花。一见段公子进来,她愣了愣,放下东西就欲走。段公子忙抓住她的袖子:“阿青,我来看你了。”我登时呆住了,他竟是青娘的旧识?
青娘转过头,冷哼一声:“呵,段卿楼,多少年过去了,你还以为我是原先的那个阿青吗,傻傻地干等你5年的阿青吗?”
段公子苦笑了下:“阿青,我也是迫不得已……”
“别说了!小柒,送客!”
我不情愿地领走了段公子,安抚他道:“段公子,你不必灰心。青娘她是好人,你再多求求她,她说不定就心软了呢。”段公子摇摇头:“唉,到底是我负了她啊……”

那是很久以前,久到段公子都有点记不清。那时的青娘呀,还是个天真的小姑娘。
和话本子里写的一样,他们相爱了,段公子决心要娶青娘入门,可他的爹娘坚决不同意,甚至在背后骂了青娘一顿。他一气之下和他父亲断绝父子关系,与青娘远走高飞。
三个月后,段公子的哥哥因欠下赌债,逃离了京城。债主到段家要人,段老爷几乎倾尽了所有钱财才把赌债还上。这时朝中正好有人弹劾段老爷,他一气之下撒手归西,段公子不得已才回家主持局面。
临走前,他告诉青娘,再等他几年,他定会回来娶她。青娘就等啊等,等了5年,却收到了他和郡主大婚的书信。
信里写到:“阿青,我只有娶她,才可以兴复段家。抱歉了。”青娘转头便走,回了柳漓馆。
多年后,段家成为京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族。他来柳漓馆找青娘,于是就有了我看到的一幕。
我不禁唏嘘了一番。段公子苦笑了下,道:“我知道我让她寒心了,下辈子希望她不要遇见我。”
送走他,我回了柳漓馆。青娘问我他是否离开了,我就把段公子的话转告给了她。刹那间,我看见她的眼中似闪过一丝悲戚,再看,便只有一片悲凉。

京城人皆说青娘有灵性,却不知她的眼中的光,只是对一个负了她的人的爱和心中满满的悲戚。

q2892910074